中国少儿艺教网

张继刚 (人物新周刊 )

时间:2012-07-31 11:00来源: 作者:艺教网编辑


  泉灵:我们今天的嘉宾是双赢大师张继刚。

  阿丘:什么双赢大师?明明是舞蹈艺术家张继刚嘛。

  泉灵:你看阿丘经常关心的都是表面的问题,其实张继刚如果你深入去观察他就是双赢大师,一会我再给你证明。我们现在闲话少说,有请今天的嘉宾张继刚。

  张:阿丘你好。

  阿丘:你好。

  张:泉灵你好。

  泉灵:你好。先问您个问题,作为一个舞蹈艺术家,进我们这样一个小的舞台会不会觉得施展不开?

  张:一样的,都能施展得开。

  泉灵:再小都能跳?

  张:可以。

  泉灵:你看大舞台小舞台全能跳,这就叫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这就开始了?

  泉灵:是这样,我们每一个嘉宾来先有一项任务,就是猜一猜请您来当嘉宾的三个理由,我们上题板。

  阿丘:三个提示器都一样的,你在后头填个空,第一个你让人更多关注的什么?

  张:大家可能比较关注我的作品《千手观音》《肩上的芭蕾》等等。

  阿丘:对了,你让更多人关注舞蹈。

  泉灵:因为我们调查了一些普通的观众,发现以前比如说像春节联欢晚会,很多人也会觉得舞蹈作品很好,但是那个舞蹈作品,不能形成一个社会话题,记不住。但是从千手观音之后他就变成一个社会话题,大家都会期待说今年春晚还有什么样的舞蹈。

  阿丘:比如说千手观音之后还有一个皮影戏,老太太那个舞蹈。

  泉灵:《俏夕阳》。

  阿丘:那个也很受人关注。下面第二个。

  张:是不是因为我担任了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有关系呢?

  泉灵:你让人更多的关注舞蹈的人的背后的人。

  阿丘:就是你自己。

  张:这个提法比我想象的还要精彩。

  阿丘:因为你的舞蹈,你的作品,很多人关注你。那么还剩一个。

  张:会不会大家很关注我是一个军人呢。

  阿丘:看一下。

  张:舞蹈的人。

  泉灵:您让人更多的关注舞蹈的人。比如说,邰丽华。

  阿丘:这就是我们请你的三个理由。

  张:好,谢谢,谢谢。

  阿丘:张导,您请坐。

  泉灵:我们作为外行人我们搞不清楚,演员和编舞哪个更重要?

  张:我认为都很重要,彼此不可分。再好的演员没有好的作品那不是白搭吗,如果再好的作品这个演员不高级也是白搭,也不行。

  泉灵:我不同意您的观点。为什么,因为您编的这个《千手观音》,其实有很多的版本,但是大家都普遍反映说邰丽华跳的那一版,最感人最能够打动人心,但邰丽华不是您说的那种绝对的专业演员。

  张:这可能我又该不同意你的观点了。在2000年的时候,我第一次给邰丽华排练的时候,我可以坦率地说她是一个业余的舞蹈演员,或者说是半业余的舞蹈演员。那个时候我给她们排练是极其困难的。打个比方来说,我要设计了一个舞蹈动作,我要给一个专业演员去排练的话,可能十秒钟就解决问题了,而面对邰丽华我们这样一些聋哑人的舞蹈演员,可能需要一整天。你今天看到的邰丽华所表现的完全像个专业一样的舞蹈演员,第一因为我们这么多年走过来了,第二是因为每一点每一点把业余的痕迹给消灭了。

  泉灵:编舞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说,特地是为他们来编的?

  张:说这个舞蹈就是聋哑人在演,这点我很难做到。肢残人的舞蹈我可以做到,你的左腿截肢了,我考虑到这个问题。聋哑人不应该有这个痕迹,除非我告诉你他们是聋人舞蹈家,否则的话你看他们跟专业的要一模一样,这样才好。

  泉灵:音乐是舞蹈的灵魂 您同意吗?

  张:音乐和舞蹈的确不可分。我可以告诉你,全世界的编导每当他在苦恼他要编出什么动作的时候,只要听到音乐灵感就会来了一多半。

  泉灵:那如果音乐什么什么都很重要的话,那舞蹈到底有多少个灵魂呢?

  张:只有一个,那就必定是导演。导演是一个舞蹈作品的主要的主宰,任何一个舞蹈作品实现的是编导头脑里边的一种理想和蓝图。

  泉灵:你看我证明给你看了吧,作为舞蹈的灵魂他可以让演员和舞蹈合一,让音乐和舞蹈合一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我听不懂。我对他说那些很绚的东西我不太关心,我只关心张导艺术创作方面的事情。在《千手观音》里头有很多聋哑人的舞蹈演员,如果在排练当中谁谁出了错,你们怎么惩罚她?

  张:做错以后呢,我既不能骂他们也不能打他们,但是我必须让他们接受一点教训,怎么办呢?谁的哪一只手错了,我就拿那个笔在他手上画一道,有的孩子几乎画满了,可见错了几十次了。很少有孩子手上没画的,可能邰丽华没画过。

  阿丘:那么随着舞蹈排练的精雕细刻,是不是画的道数越来越少了?

  张:应该说最后谁都不能再画了。21个演员42只手,是千手观音的手。他必须扮演一个角色,这样的一个舞蹈作品,如果某一个演员错了,或者手错了或者脚错了,那这个角色就不完整了。

  阿丘:你看只要有追求卓越的动力,他才能成为一个大师,才能成为艺术家,才能成功,他是一个舞蹈艺术家,不是什么双赢大师。还是双赢大师。

  泉灵:还是双赢大师,我再给你证明看。你看我们俩是车轮大战,您要辛苦一点。如果作为一个普通观众的话,他是在剧场里欣赏舞蹈看起来更漂亮,还是坐在电视机前看舞蹈更漂亮?

  张:百分之百是在剧场,因为舞蹈就属于剧场艺术,舞蹈严格意义上讲不属于电视艺术。我们说一个很好的绘画,你说他在电视机里面看好,还是看实际的绘画好,当然是实际的绘画好。所以说无论是舞蹈也好绘画也好,电视里面总不如剧场好。

  泉灵:可是我们在电视里看《千手观音》的时候,我们觉得很好看,不同的角度去看,很好看哪。

  张:那你在表扬中央电视台的水平。

  泉灵:这跟您编的舞蹈有关系吗?

  张:没有。这个时候,就要研究它的镜头的位置,就比较重要了。

  泉灵:所以这个镜头位置您是专门研究过的?

  张:面对中央电视台的专业水平我不敢这么想,我可以说专门研究过舞台艺术。

  泉灵:我很简单的一个问题,我就又证明了我的观点,这不管这舞台有多大,是在剧场里还是在镜头前全能好看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完全是业余的观点,我们再来问些有关专业文艺创作方面的话题。舞蹈里头民族舞、现代舞和芭蕾舞他们的区别在哪儿?

  张:民族舞蹈主要指的是少数民族的舞蹈。我单拿我的脚和我的腿部就可以给你讲得很清楚了,比如说藏族舞,我一做它就是藏族舞,如果加手呢,一二,这就有了藏族舞的感觉了,这就是藏族舞。维族舞也是脚底下,它风格马上就变了,不一样,维族舞会咚搭、咚搭、咚咚搭、搭得搭啦咚咚搭。这些舞蹈都属于民族的舞蹈。现代舞好像现代是今天的舞,不是的,现代舞有专门的它的定义。谁发明了现代舞呢?是美国的一个叫邓肯的舞蹈家。为什么要发明现代舞,主要是针对于芭蕾来的。古典芭蕾非常的规范,要求非常的严格。我给大家说,全世界的古典芭蕾,只有七个手位,一位、两位、三位、四位、五位、六位、七位,就是这样。邓肯就为了要冲破这一切,他觉得身体不应该规定成这样死,他应该更加自由,我想躺在地下,我想跳起来,我手爱往哪里放,追求自由,这也是他创造现代舞的一个理由,一个原因。还有一个原因,芭蕾一般都往上长,我们讲芭蕾都要很挺拔,芭蕾很挺拔,做动作很挺拔。现代舞呢,躺在地面,找他身体的一种重量等等等等,就形成了现代舞。所以大家不要理解说,现代舞是现在跳的舞蹈是现代舞,不是这个意思,他是外来舞种,是从美国从西方传来的。

  阿丘:我想一个好的舞蹈演员,先天的自身条件到底重不重要?

  张:重要。比如说你要脚背部好的话,脚背是什么意思,脚的脚背,大家看立足尖,足尖为什么能立在地下,能站起来,因为他脚背好,我很少见过脚背天生不好,还能把它练好的,不可能,我觉得不太现实。

  阿丘:这叫天生的。

  张:这叫天生的。

  阿丘:那么您自己个人条件算好的吗?

  张:比你好一些,因为我比你个儿高一点。

  阿丘:后来为什么就不跳舞了?

  张:以前我们选择英雄人物形象都是要高大全,男演员要一米七六、七八,恨不得一米八几,那么在我二十岁左右的时候,我就个子到了一米七的时候,就再也不长了。我小的时候跳白毛女跳一些主要演员,但别的人都长起来了我就不长了。舞蹈个子越长越好、越高越好,胳膊越长越好,这是必然的。没听说搞舞蹈演员个儿越矮越好,这是违背艺术规律的。对不起冒犯。

  阿丘:我可以当舞蹈编导。

  泉灵:这样吧,您在现场给我们用图板的方式来挑一下演员吧。现在我们这个手里有一些舞蹈演员所必须要的条件,您觉得哪个更重要?越重要的因素越往靶心贴。

  阿丘:对。

  张:身高。

  泉灵:身高最重要。

  张:这是手臂。

  泉灵:手臂要怎么样?

  张:要越长越好。

  泉灵:比腿长更重要吗?

  张:比腿还要更长一点。

  阿丘:啊,手比腿长啊。

  泉灵:那不是成大猩猩了吗?

  张:不能那么说,我们要选舞蹈演员的话,我能拿你做例子吗?

  泉灵:可以,可以,太好了。

  张:我们要选舞蹈演员这个尺寸是要量的,从这个中指到这个中指要量出一个尺寸。大概多长,然后再从他的身高到脚后跟,要量到一个尺寸,这个臂长的尺寸要长于他的身高尺寸,说明他的胳膊不短,所以这个很重要。

  泉灵:接下来您再挑这些因素。

  张:腿也很重要。

  泉灵:比手臂长,稍次。

  张:不是比手臂,不是这么个比法。他要比身高长,腿的比例要比他的上身要长,这个要长得越多越好。

  张:这个相对来说也还行,也比较重要。

  泉灵:体重您再给放个。

  张:体重不重要,体重就是不要太胖。

  阿丘:不要太胖就行。

  泉灵:那还有什么我们没想到的。

  张:匀称。应该身体的协调与匀称比例得当,匀称应该在最中间,比身高还重要。

  泉灵:我觉得应该给观众看看一个优秀的舞蹈演员,究竟该应该长成什么样,有请柴明明。

  阿丘:来,明明拿着话筒。您身高大概得多高?

  柴:净量是一米七四。

  阿丘:一米七四。

  泉灵:身高是越修长越好。

  张:柴明是比较标准的一位舞蹈家,大家可以看得出来一位舞蹈演员的身体头不要太大,头要太大和你的身体比起来,头太大以后就太沉重了,不好看,你看她的比例就比较好,而且她的脸形应该是长脸形,这样上了舞台演员会很漂亮。

  泉灵:圆的不行?

  张:太圆了不行,但是长点好看。

  阿丘:太长了也不行吗。

  张:太长了也不行。大家还可以注意到,柴明明的这个脖子也比较长,脖子很长,不是说很粗的脖子,这样她就不好看了。还可以看到她的这个,把两个胳膊伸出来,她的胳膊很长。大家看一下她的脚背,这样的脚背立足尖完全没有问题,而且它会延长你的身体,更好看一点。

  泉灵:就是要能弓起来。

  张:对,要弓起来。还可以看到她的软度,一个舞蹈演员软度要好。

  阿丘:要标准是吧,我们量量。

  张:这就是软度,这是前腿,还有她旁边的旁腿。这就是一个专业舞蹈演员,应该具有的比例,像这样的条件拿到全世界,把她推到全世界的舞台,都不为我们中国人丢脸,会很自豪的。

  阿丘:接下来我量一量,我不太相信柴明明身材很标准。

  泉灵:你不要靠得太近,靠的太近的话对比太强烈。

  泉灵:我先给你示范一下,一会儿你还来。

  阿丘:你量、你量。

  泉灵:你看,你先量一个她的脸的长度,然后这么翻下来。

  阿丘:你来你来,我不好靠近。

  泉灵:我情愿你靠近她。

  阿丘:我也不愿意靠近她。

  泉灵:你头哪有那么长。

  阿丘: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,六个半。太长了,太长了。发髻线到下巴颏,这样,这样行了。

  泉灵:这是一,从这儿开始一对,一个,两个,三个,四个,五个,六个,七个,八个,八个头啊?这个底下就七个头。

  阿丘:对啊,所以人家才显得修长嘛。我看看你行吗?

  泉灵:不要量。

  阿丘:这就很标准了?

  张:很标准。

  泉灵:这个我觉得是要真做出动作来,你不要量我。那个我们还是看美的,我们做出动作来之后,你才能知道这样好的身体条件,能够表现出多么优美的舞蹈。我们先出一个,我们日常生活当中都有的,每天早晨起来都要做的,洗脸。

  张:你跪在小河边掸掸水,撩起河里的水为自己洗脸,开始,走,对,看,好,干净的水面 掸开,对,捧起来,对,仰头,对,这就是洗脸。这是偏近于民族舞的风格。

  泉灵:那有没有芭蕾洗脸的?

  张:可以。芭蕾,一只天鹅在水边洗脸。对,手掸开翅膀对,对,这就是天鹅的洗脸了。

  泉灵:悲伤。

  张:悲伤可以。现在月光底下的悲伤,她的身体告诉我们,她有一种无奈。现代舞是导演可以用嘴,去启发她的,别的舞蹈不能这样。其他舞蹈,编导必须把每一个动作编出来教给演员。

  泉灵:你要给他们亲自示范吗?

  张:亲自示范。

  泉灵:您万一有一些难度您做不到的呢?

  张:我用嘴说。我说把这个右腿扳起来,扳到这里来。你不能要是我扳,我扳不动了,但我一说她就明白了。

  泉灵:你看,我又非常形象的给你证明了一次,名师高徒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从这里头我也能总结,只要有卓越的追求,才能有成功的可能,你看刚才多敬业的编舞。这样吧我提个议,明明来,不能白来,我们给她一段非常抒情的音乐,那么明明听着音乐,给我们跳一段舞蹈。我的要求是这段舞蹈当中必须得有民族舞、得有现代舞、得有芭蕾。

  张:现在跳的应该是中国古典舞。

  阿丘: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,你去看一看,你去想一想,月亮代表我的心,深深的一段情,让我思念到如今。

  张:现在应该是现代舞。

  阿丘: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……

  张:现在是芭蕾舞。

  阿丘:你去想……

  泉灵:我实在忍不住,您说实话,您别顾着阿丘的面子,您就说句实话,您就觉得阿丘给这段舞蹈,是加分了还是减分了?

  张:这个应该让人民大众去说。

  泉灵:你看他说得非常委婉。你这样,他其实就是在批评你,你这个没事老给人伴唱干吗呀。

  阿丘:我唱得不好,但是我觉得舞蹈加了歌之后,大家爱看的人多啊。

  泉灵:这事儿真的也不能赖阿丘,可能现在大家都挺接受,好像舞蹈一出现,好像就应该旁边有个唱歌的,舞蹈就是一个伴歌的。您怎么看这事儿?

  张: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解。舞蹈有它自己独立的品格,甚至我们在舞蹈界都经常说舞蹈舞剧尽可能少用歌声、用歌词去图解了,没有必要。因为我们的身体已经完全说清楚了。歌伴舞、舞伴歌,只要这个作品编得非常好,我认为也不是说绝对不可以,我觉得就是要互为一体情景交流。去年我担任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大型文艺晚会的总导演,在人民大会堂演出,当彭丽媛在演唱《黄河源》的时候,背后舞蹈演员,有三四百个舞蹈演员要被捆绑着走向舞台,这个场景完全就融为一体。我们不太喜欢的是唱的是唱的,舞蹈的是舞蹈的,两张皮互相没有关联。

  泉灵:我们刚才说的舞蹈,现在我们得说说舞剧,舞剧比舞蹈难多少?

  张:舞剧有了更宏阔的故事情节,而且有了更复杂的人物与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,有了人物的命运,有了情节的跌宕,应该说更难一些。

  泉灵:是不是越难越没人看?

  张:那不一定,这个作品观众喜欢不喜欢看,不是因为那个艺术品种,而是你这个作品本身的艺术含量和魅力在哪里决定的。

  泉灵:张导说这些话还真不是大话,因为他前不久做了一个舞剧,这个舞剧叫《野斑马》,结果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都是非常好的一个作品,我们先来看一下。

  泉灵:我刚才看了那个镜头我的第一反应是,要当一个好的舞蹈演员基本上不能长骨头,她的柔韧性实在太好了。那像这个舞剧它的票房怎么样?

  张:这部剧我记得当时做的时候全部的开销花完以后是三百多万,他们现在已经收回成本而且挣了好几千万了。

  泉灵:居然可以有这么好的一个市场,这在国内并不多见,你有什么秘诀吗?

  张:我觉得我自己作为一个编导搞作品,我比较在乎我常说的三点成一线,一是我个人的爱好,第二演员比较喜欢跳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,那就是观众一定要喜欢。

  泉灵:那您怎么能判断大众喜欢什么呢?

  张:我觉得首先一部新的作品,观众不要判断到你要怎么表现,要出其不意。我们希望观众看到你的作品是极其崭新的,而不是重复别人的。第二位的,他应该有独特的美,像舞剧《野斑马》这样的作品就是这样。当时做的时候,我就想我要做一部在全世界,第一次可以看到是全动物的舞剧。野斑马里面没有人的形象,全部是动物。因为观众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舞剧,这首先就是第一个要解决的。第二个要解决的,让观众感觉到用人的身体,怎么来表现马的形象了。那么怎么用人的身体表现马的形象呢?还要让他们谈恋爱呢?这些都是给观众一种巨大的期待。

  泉灵:阿丘你看我再一次证明了我的观点,他又有艺术又有市场,既懂得继承还要会创新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一个纯粹的艺术家他不会更多的考虑商业成分,这个人真是双赢大师。我首先问你的是,像动物这样其实你不熟悉的一种内容,好表现吗?

  张:就为了表现这个舞剧我经常在上海野生动物园去观察。我们观察的时候,我们甚至经常买几只鸡,一旦看到老虎的时候,就把这个鸡抛出去,看这个老虎怎么扑食,而且看那个狮子怎么睡午觉等等等等都要去观察他们。

  阿丘:创意是怎么来的?

  张:创意是在从河南郑州回北京的一个列车上,在软卧车厢里做了一个梦。就梦到了一对野斑马在谈恋爱,用他们的脖子用他们的马蹄,很好的在歌唱在谈恋爱,好浪漫,好美丽。然后回到北京以后,正好上海邀请我为他们做一部舞剧,我于是就把这样一个双人舞的梦,给他做成一个舞剧的片子。

  阿丘:泉灵你听到了吧?不断探索、不断钻研、不断观察,这才是一个艺术家,他追求卓越的动力才能成功。

  泉灵:阿丘我得考考你,你能想出舞蹈的语汇怎么来表现马谈恋爱吗?

  阿丘:我呀,我可以通过哑剧的表现,但是我不行,我身材不行,这个不光是身材不行。

  泉灵:你主要脑子里没有这个舞蹈的表现力,没这个舞蹈的语汇,所以下面我要有请的是一位专业的优秀的舞蹈演员被称为“中华舞王”的邱辉。

  阿丘:有请邱辉。

  泉灵:充分的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舞蹈家的功力,以及舞蹈的表现力。那下面我们需要做一个小游戏,让大家了解一下舞蹈语汇。我们想请两位观众配合一下。

  阿丘:小伙子,来。来,两位面对镜头站好了。

  泉灵:这样我们要做的游戏是这样的,我会给你们俩出题目,然后你们用你们心目当中的舞蹈语汇来表现一下我出的这个题目,邱辉你不能看到我的题,你要猜一下,他们表现的是什么。这是给你的这个题目。

  邱:是猿人吗?

  泉灵:你猜是猿人啊?

  邱:像是一只奔逃的……他现在这个造型给我的这种感觉,我真的不能准确的去猜。

  泉灵:这样吧,我直接出谜底。马。

  阿丘:马。

  泉灵:接下来我是需要给这个姑娘出一道题。

  邱:蛇。

  泉灵:对。下面我们表现人的生活。

  阿丘:他们俩不一定有这样的经历,但都看过别人这样。邱辉,这有难度,非专业演员表现舞蹈动作,这比较难猜。

  邱:像他们最不容易,是能在这么专业在大师面前来毫无压力的这种状态表演,首先对自己就是一种突破了。我认为他们非常优秀。

  阿丘:好了吗?可以了吗?注意这是一个舞蹈,不是一个戏剧啊。

  邱:失恋了。

  泉灵:你猜对了。下面是反过来,我要给邱辉出的第一个题目是——

  观众:骑马的人吧?

  张:的确是一个骑马的人。要表现马,应该着重管马蹄的形象,马蹄的特征,我就不用说了,邱辉就可以做。马蹄的特征。

  阿丘:马。好。再表现一个。怎么样?好。

  泉灵:有答案了吗?来告诉我们答案。

  观众:首先听这个配乐是《梁祝》嘛,然后我当时就想的是蝴蝶。

  泉灵:蝴蝶,对。这回你们猜对了,好。我们继续增加难度。

  阿丘:猜一下,音乐是一样的。

  观众:怎么感觉像断了翅膀的蝴蝶呢?

  泉灵:我给你们亮一下谜底吧。

  阿丘:蝴蝶妹妹。

  泉灵:如果是一个拟人化的,有性别感的蝴蝶,应该怎么办呢?

  张:蝴蝶妹妹要是一个男演员一个人去表演的话有些难度,没有办法证明她是一个妹妹,她不能有动作,可以有办法证明它是一个比较柔美的蝴蝶,你要说她是一个妹妹就有点难。

  泉灵:下面一个。

  阿丘:两位转身,同样请柴明明配合一下,这样会比较好,有请柴明明。

  观众:像男主角在向女主角求婚,同意了。

  阿丘:你呢?你认为呢?

  观众:我觉得两个人好像才刚刚开始初恋。

  阿丘:我们正确答案是什么?来,热恋。

  泉灵:差不多,经过你这个阶段就到了他这个阶段,其实就是这个阶段。好,非常感谢舞蹈家,感谢我们的观众。

  泉灵:经过刚才那环节,我们觉得编舞是件难事?

  张:像刚才那个女孩子表现那个蛇表现得不错,但她忘了蛇头,要有一个蛇头更漂亮一点。刚才邱辉他们两个人表现的也是,表现的的确像初恋,而不像热恋。

  泉灵:那要是热恋呢?

  张:热恋应该更激动人心,应该有喜气的成分,不应该是忐忑不安,他们应该更像舞蹈,应该是一个舞蹈的小品就更好了。

  泉灵:作为我们一个普通的观众,您教给我们一些秘诀,欣赏舞蹈应该从哪些方面去欣赏?

  张:这个题你在考我。我这一下子也给你说不好。首先我认为一个好的舞蹈作品首先不应该费解,首先看懂它,然后觉得这个舞蹈所表达的比你想象的还美丽。这样子来欣赏舞蹈,我觉得就比较好。

  泉灵:那,我还想问您一个问题。您挑演员挺苛刻的,您要挑最好的演员来加进您的创作里头,可是您最早成功的时候是在山西,那当地当时好像也没有特殊的杰出的演员,一样能够火啊?

  张:应该说当时我在山西的时候就我所知道山西最好的演员,我还是很注意的。因为山西也是专业舞蹈很发达的一个地方,与其说挑最好的演员不如说挑最准确的演员是吧。用什么样的演员,扮演什么样的形象最准确,这个是最重要的,他表现得就非常好。

  泉灵:那比如说像阿丘您看他适合演一个什么样的舞蹈角色呢?

  张:我觉得他适合演《红色娘子军》的小庞。

  阿丘:小什么?

  张:洪常青的通讯员。

  阿丘:通讯员没这么戏呀,谢谢,谢谢,我还能跳舞啊。我想问你求证一下,像你们编舞参加评选时编的舞和平时参加晚会和慰问演出编的舞,是不是根据针对性的不一样,也编舞不一样?

  张:讲得非常正确,如果说是我们要专门要参加一个国际舞蹈比赛的话,那么要专门根据这个国际舞蹈比赛的特点,来进行编舞。如果这个作品没有打算要参加比赛,只是要在剧场演出,得到人民大众的喜欢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如果说是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,是要靠电视来表达出来的,一种电视的舞蹈,那么创作又是另外一个样子。一个编导全世界的好编导都是这样,不仅要会编男的舞蹈,还必须要会编女的舞蹈,必须要能够编年轻人的舞蹈,还要能够编老人的舞蹈。不仅应该编人的舞蹈,还应该能够编动物的舞蹈,这才是一个合格的舞剧舞蹈编导。全世界都是如此,都一样。

  泉灵:你的采访又再一次证明了我的观点。既可以编男性的舞蹈,也可以编女性的舞蹈,既可以编老年的舞蹈,也可以编少年的舞蹈,既可以编人的舞蹈,也可以编动物的舞蹈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这不是双赢了,多赢了。一个好的艺术大师是多赢的不是双赢的。

  泉灵:接下来我还要给你一个最重要的证据。张继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舞蹈的编导,但是你们还不知道另外一个事实,就是他曾经被人邀请去做中国杂技协会的主席。

  张:这个不去谈它,我们可以谈到我搞了很多杂技作品,我搞的杂技作品,我们中国现在一共有九个金小丑奖。

  泉灵:这是国际大奖。

  张:国际大奖,中国一共有九个,我为我们国家拿回了三个。大家所知道的,我编导的作品,就是在肩膀上和头顶上跳芭蕾。那个作品《东方的天鹅》。

  泉灵:咱们一起先看一下。

  张:看一下。大家看到这样的足尖,这就是我们提议的,一开始他们也不理解,怎么可能在肩膀上站得住呢?大家可能也有这样的体会,就把鸡毛掸子放在手心上,掉不下来,来回找来回找,动了掉不下来,这个道理告诉我你的足尖在人体上立起来以后,只要你的身体把它锁死,像一把锁一样锁死它,控制好它,下面的这个人是可以找重心的,他来找重心掉不下来,就是由这样一个基本的原理,这个理想是可以实现的。应该说这样的作品为什么能够获得摩纳哥的金小丑奖,我可以很坦率很自豪地说,这是我们中国人把跳了几百年的地面的足尖,第一次立在了人体之上。

  泉灵:多么重要的证据啊,编的舞蹈可以拿国际大奖,编的杂技也可以拿国际大奖,双赢大师。

  阿丘:还是艺术创作。你看你从舞蹈舞去到杂技界去帮他们弄节目,有一天需要你的艺术的资源元素,放到其他艺术门类里头去,您愿意吗?

  张:我特别渴望这一天。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,都应该去尝试。我特别期待有朝一日,我能导演京剧,有朝一日我能导演一台话剧,我非常愿意这么去做。

  阿丘:今天来的观众有很多问题要问张导,我们选一两个。

  泉灵:有一位叫贺晓的观众问,说舞蹈是什么都可以表现的吗?

  张:作为一个艺术舞蹈语言也并不是万能的,但是一般来说都能表现。表现山、表现水,表现阳光,表现月亮,表现河流都可以。

  泉灵:下面还有一位观众说,您现在是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副总导演,压力大不大?

  张:压力很大。主要是由于这样几个原因,一个原因,我们的开幕式要和前28届不一样,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。无论是雅典无论是悉尼都是很有光芒的地方,我们中国人的奥运会开幕式也要做得和他们不一样,这个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还有一个压力就是,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作品,既不是张艺谋的作品,也不是张继刚的作品,它是中华民族整体的精神亮相,它是13亿人民的作品,所以说我们就感到压力很大。

  泉灵:那能不能给我们透露一下现在我们的准备工作都进行到哪一步,可能会有什么?

  张:我们正在夜以继日地、辛劳地在工作着,工作到什么地步,我不能讲,请原谅我。

  泉灵:看来是要在那时候给我们一个惊喜。我今天跟你说张继刚是一个双赢大师,其实是一个比喻的方法,我要告诉你舞蹈其实是个综合的艺术。

  阿丘:综合的艺术。不管怎么样,我觉得一个艺术大师,当创新成为一种本能之后,他才有希望成功。

  泉灵:我也希望通过我们这个节目,您会更关注舞蹈,关注舞蹈的人,关注舞蹈的人的背后的人。

  阿丘:也希望张继刚导演在08奥运会上能给我们带来惊喜,能给我们享受成功的喜悦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