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少儿艺教网

陈爱莲:停不下来的红舞鞋

时间:2016-05-12 16:29来源:未知 作者:权静姝
  “文革”结束以后,人到中年的陈爱莲,想要开创自己舞蹈事业的“第二春”。正值文化部进行体制改革的时候,中国歌剧舞剧院也更名为中国歌舞团。陈爱莲也就成了歌舞团的一分子。
资料图
  “文革”结束以后,人到中年的陈爱莲,想要开创自己舞蹈事业的“第二春”。正值文化部进行体制改革的时候,中国歌剧舞剧院也更名为中国歌舞团。陈爱莲也就成了歌舞团的一分子。当时单位排练一部主旋律舞剧《草原女民兵》。塞外劳动三年回来的陈爱莲热情高涨,恨不得马上投入到自己无比热爱的舞蹈事业中去。由于训练过度,陈爱莲两条小腿的肌肉先后撕裂,本该卧床休息的她生怕耽误自己练功,拖着疼痛的双腿坚持在排练厅里排练。
  陈爱莲太想演了。
  她不再像当年去芭蕾舞团时脸皮薄了,而是亲自去找领导,结果,一句话让她哑口无言。
  “你没有革命气质!”
  背地里好多人议论陈爱莲,“政治上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,就想跳舞!”当时的社会环境,这理由是最正当的,宛如紧箍咒,让陈爱莲听起来就头疼。
  她毅然决定自己举办舞蹈专场表演。
  这一专场表演再现了她半个多世纪来的舞蹈生涯。一双停不下来的红舞鞋,在舞台上演绎着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,使人们几乎忘记了她的真实年龄。
  舞蹈演员吃的是青春饭,艺术生涯相当短暂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身体的柔韧性和矫捷性都不如前,只能告别心爱的舞台。而陈爱莲却跳了半个世纪。对此,陈爱莲是这样诠释的:“生老病死乃人生的客观规律,只是我老化的速度比较慢些。要想活得年轻,保持好的心态很重要。”
  毕竟岁月不饶人。考虑到她的情况,每次表演前,组织方都会要求她削减难度,防止发生意外。但视舞蹈为生命的陈爱莲却每每拒绝了这种善意,为了那些热心的观众,为了不辜负那些一直支持她的那些人的厚爱,她必须跳那些高难度的剧目,如20世纪50年代的成名作《春江花月夜》,60年代的《鱼美人》(这两个都是获国际金奖的),还有70年代的《草原女民兵》,80年代的《吉普赛舞蹈》,然后就是《红楼梦》。这些皆是难度极高,而又历久弥新的经典舞蹈,经她完美地演绎,成为晚会的压轴节目,获得了极高的评价。
  功夫常在,青春不减。陈爱莲曾在新排演的舞蹈《年光》中,演绎一位18岁少女,那苗条的体态和顾盼生辉的神志,将一位纯挚的少女描绘得惟妙惟肖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陈爱莲主演,根本不会看出这是一位奶奶级的演员在跳舞。在舞台上,那优雅曼妙的舞姿,青春烂漫的神色,如出水芙蓉,绽放异彩,令观众叹为观止,啧啧称奇。其中有个难度颇高的“倒踢紫金冠”动作,据舞蹈权威评价,其质量无人能及,即使是年青演员,也不可能跳得那样完美。专家说,如果跟年青演员拼功夫,比谁的腰软,比谁蹦得高,那么一把年纪的陈爱莲必定不占优势,但别人却很难达到她几十年潜心修炼出来的那种内力,用舞蹈行话来讲,就是舞蹈的灵魂。有了舞蹈的灵魂才称得上是艺术。
  她很少回忆往事,不靠回忆来点燃生命激情,永远向前看。此外,令她显得年轻的窍门,就是常年练功,坚韧不拔。生命在于运动,虽年近七旬,但胳膊腿仍柔软无骨,身轻如燕,依然活跃于艺术舞台上,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
  陈爱莲74岁高龄仍活跃在舞台上,并能独立演出整部舞台剧。今年她还申请了世界吉尼斯纪录。
  岁月如歌,曾被西方媒体赞誉为“东方舞神”的陈爱莲,在舞台上跳了60个春秋。对于这位屡屡打破舞蹈年龄极限的舞蹈家来说,好多人都在揣测她到底还能跳多久。
  陈爱莲说:“使人衰老的不是岁月,而是理想和精神的失去……”为此,她践行着“生命不息,舞蹈不止”。
 
(责任编辑:权静姝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S ;眊V瀅URANm:咣8$駄e#:` 幔笵蛣Bw悆YZ]X<{砏铮輁B 惄?禘*将zT筱ZUp搛mθ畧瑑赲Υ'9R+鱗阖樝鳼/菓蒝}旮雗Q`冔炽袿1op轇w悆YZo殕揥约9闝&銀[柟隅+蝫`f&卝 爀劍詬L,T窧M诉鶅绩璱cK6椯鎰# 聛岇鼡橋o葧a壎w汛杋0$r牑拑粗ラ揕澙] K暄み]鉌ⅳ{嶳KO2(汪缢粒R>佪娕 哮Nh轏&&zX利橖^5u芔 {e厒~f2(嬓芰O季qe〨竎賛樊}噔鳲瘶\'仃摯d)梙轏&&赈?z濡忯N>Q)!.灙?鸴.汝'仃摯d)漊A賕艪俳[揧絿嚞Q^蝞智s琮~7yVcp凅佾輈獱_F2L魊xh>椀dCK#1雅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旈#鉍Q[cO姰緯漡rv娥7^ 鬏裤g觕Q易c\隝O弔飬G斩險況睼湎w~氟.*輲4R淾蝞智s琮~7yVcp凅佾輈獱_F2L魊y,滦賳$dCK#1雅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敿G东▕暆grv娥7^ 鬏裤g觕Q易c\隝O弔飬G倅雇猬 }TD 4s核h钓U(%餈埐^Z銽秽-扏笸k箲o鼯bn軥J鄕(䥺儦EXU埽::HV¥进I5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攢(~嵽 騉a鋁搌洽M)鬻櫣d枢餸\!甙綜4椺U瓥 6淔t护丳潭AKEPR狨Y]辔怨(%餈埐^Z銽秽-扏笸k I盉.之炫. 厺@ w\藤癫濜<M靡旵躴屃7^硴F\栆%薶钓U漬l囌鲐 饎X礹9y+?嵞癆醐c!枿 -叩籸灸DPW炫. 厺@ w\藤囌幺コ龆,枳敺} 莬'Ё运%>*Fg;m仭&筵跸.ID6;J$惾P莭 珻.┈犢 9 yly鲣;呆q唟諠桯~蓂WX,uh9脱|琼;銓D7怊h㑇)胾"4 w\藤裎帤颦訰饎X礹9Br 坁廻Q 穧 莬'Ё运%>*Fg;m.鄯莴踜 .q諠桯~晒D 汃纬饎X礹9駠朊 斋8摹岡諠桯~晒D 汃纬饎X礹90阫 鎤0 .庱S纽 獧\LH騬劂警(( &襥估?'Yq@玛 娍,◎3浐灏芪捐灇(粯Fg;m騼昬踬:馂 .q諠桯~晒D 汃纬饎X礹9 k氇+齄蚬穧 莬'蟟f諓榏Fg;m仭&筵跸.ID6镔g\y莭 珻.┈犢 9 yly鲣;呆q唟Fy鬈飦瞇qWX,uh9脱|琼;銓D7怊h㑇)胾"4 w\藤蠝V?饎X礹9Br 坁廻Q 穧 莬'蟟f諓榏Fg;m.鄯莴踜 .qFy鬈飦瞇笵 汃纬饎X礹9駠朊 斋8摹岡Fy鬈飦瞇笵 汃纬饎X礹90阫 鎤0 .庱S纽 獧\L%9U(( &襥估?'Yq@玛 娍,◎3C玭兹捐灇(粯Fg;m騼昬踬:馂 .qFy鬈飦瞇笵 汃纬饎X礹9 k氇+齄蚬N )鷘qWX,uh9=yw柂昦汌"齍鄕(䥺儦EzL3酏8(5((l4#X5蚆惎呷]S纽 獧\L#s_嘫=1饎X礹9䴓壟 緒0 .庱S纽 獧\L#s_嘫=1饎X礹9gd嬲灕圮,r A } w\藤窆鞺8ay_幸g+謔$}TD 4s核h钓U'鵴_R暐伳璑1撀W④xFa箶e7O潴?S纽 獧\LH騬劂警((n蹒埸銯桕︵6?w撨胸C2I贰S知悉((n蹒埸銯桕︵6?w撨胸C2I侏{瑈缜} 珻.┈犢 9 Iv3稐VMvMc0V症勄} 珻.勐鐊徝@畑辒/撨胸C2I7Ds緛拢((l4#X5蚆惎呷]S纽 獧\LZJy!g沫N1搣镡""崐从鋒茯)T=<"36j0錡B舜Z:-'~GR w\藤褡96cPN饎X礹93噺韴菗tr砞 w\藤褡96cPN饎X礹9鋪掏7奞龃璹鄤|6骝)T=<"36j0錡BQ菤飷7燨s酵:O w\藤褡96cPN饎X礹9z霋曪灨鎊廻Q 懹[卻s "香縰q黝/.鄯莴踜 .q0(8T莭 珻.颡橾╕Z%蝮5猷乑*斁2Flt阼鵴WX,uh9R苈ゾP1椤MVOb#A疺Pu!5c扯懹[卻s "香縰q黝/枚氶,{ w\藤褴
S ;眊V瀅URANm:咣8$駄e#:` 幔笵蛣Bw悆YZ]X<{砏铮輁B 惄?禘*将zT筱ZUp搛mθ畧瑑赲Υ'9R+鱗阖樝鳼/菓蒝}旮雗Q`冔炽袿1op轇w悆YZo殕揥约9闝&銀[柟隅+蝫`f&卝 爀劍詬L,T窧M诉鶅绩璱cK6椯鎰# 聛岇鼡橋o葧a壎w汛杋0$r牑拑粗ラ揕澙] K暄み]鉌ⅳ{嶳KO2(汪缢粒R>佪娕 哮Nh轏&&zX利橖^5u芔 {e厒~f2(嬓芰O季qe〨竎賛樊}噔鳲瘶\'仃摯d)梙轏&&赈?z濡忯N>Q)!.灙?鸴.汝'仃摯d)漊A賕艪俳[揧絿嚞Q^蝞智s琮~7yVcp凅佾輈獱_F2L魊xh>椀dCK#1雅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旈#鉍Q[cO姰緯漡rv娥7^ 鬏裤g觕Q易c\隝O弔飬G斩險況睼湎w~氟.*輲4R淾蝞智s琮~7yVcp凅佾輈獱_F2L魊y,滦賳$dCK#1雅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敿G东▕暆grv娥7^ 鬏裤g觕Q易c\隝O弔飬G倅雇猬 }TD 4s核h钓U(%餈埐^Z銽秽-扏笸k箲o鼯bn軥J鄕(䥺儦EXU埽::HV¥进I5 w\藤駪ǎ^篬楔ヽT攂絼c罃攢(~嵽 騉a鋁搌洽M)鬻櫣d枢餸\!甙綜4椺U瓥 6淔t护丳潭AKEPR狨Y]辔怨(%餈埐^Z銽秽-扏笸k I盉.之炫. 厺@ w\藤癫濜<M靡旵躴屃7^硴F\栆%薶钓U漬l囌鲐 饎X礹9y+?嵞癆醐c!枿 -叩籸灸DPW炫. 厺@ w\藤